动物脊背丨I.F.S.E. SPACE CREATIVE LAB

这座曾经的远东第一屠宰场,在这里踏上黄泉路的生命无数,这里阴森森的却吸引众多游客。始建于1933年,出自Balfours之手,由当时蜚声沪上的余洪记营造厂建设完成。整体建筑外方内圆、高低错落、无梁楼盖、廊道盘旋、布局宛若迷宫,空间却又次序分明。算得上是建筑艺术与生产工艺完美结合的典范。现今,这座建筑变成了上海有名的文创产业中心。

对已亡数以万计的动物灵魂的尊敬,我们一直在寻找具有拥有纪念性建筑的表现方式,想尝试将一个冰冷的建筑装置去呼应混凝土,同时唤起人们因私欲而杀戮动物的痛苦回忆与事实.

空间被命名为“动物脊背”,顾名思义犹如一只巨大的动物脊背从地面缓缓升起状态,脊背表露在建筑水平面之上,不锈钢的“动物脊背”被打满48万个孔洞,用巨大的数字表达对动物的伤害与被屠杀的无处安放的灵魂,寓意与动物一起承担历史的重量。

在纪念性空间的另一面,想带给人们更多的是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思考,共生空间“动物脊背”的意义,旨在与动物一起承载历史的重量,追求人与动物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如何更好的做到和谐相处,共享这座城市带来的美好体验。pidan提出了流浪动物收养所的概念,长期为1933老场坊流浪猫狗提供食水的栖息补给。

关于设计过程,在空间还没被定性时,一个叙述性的故事被植入。从一只猫的行走轨迹出发,划分出空间里的内空间与外空间,通过一个个圆来划分居住状态下的基本功能。在这样一个空间中,有门,有窗,能够窥视和洞察内外面。在内部,有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等,组成生活的场景元素,形成泡泡图。

人与动物有着不同的尺度,轨迹,行为,将两者尺度在空间内部再定义,将行动轨迹从无形变成有形,对于两者的行为进行研究与排序,指定模糊的边界与灵活可变的空间结构。用一件看似简单的方法解决的所有的问题,动物脊背从地表浮出来后,发现它同时具备了纪念性,故事性,功能性,未知性,可能性。

“去橱窗化”——外部空间构成一整个大橱窗,使人迎面感受到的是它与1933老场坊气质融合的氛围,直接,又充满想象。强化建筑语言,弱化橱窗表现,空间即建筑,空间即橱窗,空间与动物的关系更融合与幽默。

“空间剧本化”——当进入内部空间后,通过大面积的玻璃运用将空间镜像出另一个负空间,让窄长的空间错觉性的放大两倍,作为一个空间的另外一面,同时也引起了对于内外关系再度混淆与思考。pidan的“特殊员工”,也会偶尔客串服务人员,让到店顾客直接享受与动物相处的乐趣。

“叙述性策略”——通过叙述性故事的发展与推理下而得出凹凸和起伏关系, 我们做的只是将整个线条走势梳理得更加顺畅与美观。金属与混凝土不锈钢的结合,搭建出一个线与面交错、虚与实交融、人与动物交互的新零售空间,打造人与动物共生的纪念性建筑,历史赋予的沉重感不再是拘束想象的存在。

“空间魔术化”—— 空间在成长的过程中,人们会对空间陈列进行提问,其实整个金属板上的小孔洞,其内部暗藏的卡槽,通过卡件后放置的亚克力板,用于展示各种动物生活产品,让人们可以根据需求给予宠物更好的心灵慰藉,营造美好宠物生活。空间可以按功能去进行变化,可以是一个纪念性空间,一个动物生活空间,一个活动发布会的现场等。

整个项目起初由人与动物共享城市引发的思考,两者生存在城市空间里,同时拥有各自活动空间与交互空间,将动物行为植入空间设计,通过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在满足功能的前提下,提供一个平台去协助委托方pidan的品牌与思想传递。

感谢历史,感谢pidan,让人和动物生活得更好

平面图
思考过程

项目名称: 动物脊背

设计单位 : I.F.S.E. SPACE CREATIVE LAB

主案设计 : 朱啸尘、凌宗生

设计团队 : 柴尔焕、卢黔兰、蒋冠航、

项目类型 :品牌体验店

项目规模 :100m2

施工单位: 杭州艾丽蒙特工程有限公司 

项目摄影 : 施峥

项目地址: 上海1933老场坊

完工时间: 2018/12

zh_CN简体中文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