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宝龙旭辉城丨WJID 维几设计

南汉二陵博物馆​一种心照不宣的见解是,简约的设计是最困难的。减少缀饰,用体块的削减、堆叠与线条、材质的碰撞来实现的空间的丰富。

WJID此次运用简而有力的笔法,使木与石相生共构,令纯净的空间气质流淌于湖州宝龙旭辉城的空间设计中。

现代主义建筑大师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在二十世纪初打给空间赋予了新的概念——少就是多。在空间中,WJID同样使用减法策略,去除繁多的装饰件与结构体,通过体块的凹凸与层次,打造内部空间的质感。

设计师使用水磨石制成独立体块,创造跳脱的动态视觉效果。通过体块之间的间隔引入自然光,光线本身赋予了水磨石色彩的渐变,突出了形体光影和虚实的变化。

设计师切削或挖去水磨石的部分体块,削弱了形体的体量感。经过切削的大理石与木质板材的配合相得益彰,营造出舒适而高级的室内氛围。

建筑让人类有了超越时间的可能,它们之间展示出了一种相似性——高度的抽象性,空间的几何表现。设计师利用几何构成,将这种永恒的延续感渗透进了室内空间的构造中。

天花的木质板材连接处呈钝角,从而创造出了一系列的三角形空间。几何图形中的斜角空间不单营造出强烈的运动感和张力,线条交汇也增添了视觉上的延伸感。

延伸的尺度同时也用在了垂直坐标轴上。设计师在上下两层均使用了排布较密的格栅,使木材有了帷幔般的轻盈与通透。

与此同时,楼梯又给了视觉一个斜向上方的延伸,这种基于积木堆叠的造型,让楼梯从室内空间中跳脱出来,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给人视觉上的变换及精神上的遐想。

尖顶的天花设计由来已久,尖顶空间WJID从自古希腊神殿建筑中兴起的三角形山墙中吸取灵感,利用不规则的斜面,创造出富有层次感的空间结构。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建筑的空间秩序从某种意义来说,便是音乐里的旋律。体验一个空间,就像听一首歌——线条长短的交错、造型体块厚重与轻盈的对比、材质的碰撞,带来旋律的起伏、过渡,乃至高潮。

宽阔的空间内,虽没有复杂的装饰,但各个角度均有线条延伸、交错,各个体块相互连接。这种室内空间的“建筑感”给空间带来了丰盈而不谄媚的观感。

“建筑是形式又是实体——抽象和具体的——其意义来自内部特点及其特定的背景。一个建筑要素可以视作形式和结构,纹理和材料,这些来回摇摆的关系复杂而矛盾。”

不同于常规售楼处的功能分区,WJID在空间中单独围合出一个下沉式洽谈区,运用高低错落的手法区隔空间,完成了对空间内几何元素运用的呼应。

文学作品中有多重含义,艺术也可以透过不同角度分析, 在空间中也到处存在着复杂与矛盾为了与块面分明的沙发形成对比,扶手椅、装饰灯具均选用圆润的造型,尖锐与柔和的线条交错排列,呈现出和谐的空间语汇。

设计师使用钢材制成艺术雕塑,与大理石产生色调上的呼应,又为空间的层次多添了一笔。雕塑的形态同天花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百变流转的线条似是整个空间的缩影。

轴线暗示着对称,但它需要的是均衡。各要素围绕轴线的具体位置,将在视觉上决定轴线组合的力量,是捉摸不定还是压倒一切,是结构松散还是有条有理,是生动活泼还是单调乏味。

格栅的截面给室内带来了纵向的平衡与规整,也带来了变化的光影,让原本直白的立面生出了层次感。这一形式也带来了东方的隐喻,简洁得恰到好处。

轴线是由空间中的亮点连成的一条线,以此为轴,可采用规则或不规则的方式布置形式与空间。

延续前厅的减法策略与矛盾统一,洽谈区继续向我们展示了如何使用内部空间结构达到感官上的均衡。

吧台与洽谈区使用延伸错落的天花线条与简约体块,使整体构成微妙的平衡。

这里不见繁复的技巧与装饰语言,设计师运用材质碰撞去打造空间的层次,亦简亦轻,让来者的思绪得到洗涤与整理。

敦厚的沙发造型与架上圆润的陶器在颜色与形态上均有所呼应,整体有一种素朴温和之感。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湖州宝龙旭辉城

项目地点:中国浙江湖州

项目面积:610m²

甲方单位:旭辉集团

硬装设计:WJID维几设计

软装陈列:WJID维几设计

完工时间:2020年4月项目

摄影:郑焰

zh_CN简体中文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