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WOOD餐厅丨八荒设计Studio8

INKWOOD餐厅是年轻的主厨杨北川开的第一家餐厅,餐厅位于上海番禺路上的上生新所。北川是一个东西文化的混合体,28年的人生时光里,他一半在北京胡同和小屁孩追打嬉戏,一半则切换到北美白人餐厅的厨房间里磨练学习,他好像把东西文化与教育,扳开、揉碎了咽到肚子里,长成了自己。北川无论到了哪里,都喜欢用当地食材,沿着自己的思路,说出如何处理、搭配、烹煮,然后自己感叹:“哇,味道肯定不错”。

八荒设计这次负责INKWOOD餐厅的品牌视觉识别系统(VI)、空间以及软装的整体设计。当北川找到他们的时候,据他说是被他们设计的一款草字头板凳的至简趣味所打动。起初,当北川对自己要开的这家餐厅头头是道时,在两位设计主案Andrea和Shirley看来,却其实非常模糊,也不立体生动。直到后来当他决定将INKWOOD(木墨)作为餐厅名称时,一切才突然都串联了起来:“一则,木,代表了大自然;墨,代表了日常生活。再则,木,代表了食材;墨,代表了能使食材更为出彩的酱汁。”

在设计过程中,八荒设计与餐厅的创始团队长时间一起讨论概念,用Shirley的话来说,“每个新品牌VI和空间整体设计的过程,都是一个长时间与客户互相感染和洗脑的过程。”最终,两位主案决定不把着眼点放在“木”或“墨”任何一个具象的元素上,而是放在他们之间的联系上,因为他们认为“木”或“墨”之间的那笔连接才是INKWOOD餐厅最重要的精神。两个看似无关的并列元素结合所创造出的迷人联系和平衡,就像对大自然的热爱如何与日常生活融合,食材如何与酱汁相辅相成,餐厅里就餐的人与人之间如何分享互动,以及餐厅灵魂人物——杨北川如何用各种食材配搭创作美味。

在INKWOOD,给很多人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餐厅的用色。Andrea说,“木、墨和酱汁的色彩让我想到了意大利画家Giorgio Morandi的配色,我想要让INKWOOD的用餐者们感受到木与墨的浓重和温度,同时在视觉层面上‘品尝’到酱汁和食材在一起冲撞、对比和融合的味道。”在VI的平面设计中,墨的表现是灵动的,是一系列流动的色彩泡泡;而主logo则用一条简单而肯定的金黄色笔划,连接起互相镜像的“INK”和“WOOD”字样。同样的,在空间中,设计师并不想用太多的曲线来分散客人对食物的关注,因此在餐厅的空间设计中,木与墨的表现只剩下了色彩和材质的变化,地面、墙面、家具、转角、各种订制灯具中,凸出的是那笔金黄色的连接以及不同材质所表现出的精致细节。

一走进INKWOOD餐厅,地面上就有一条黄铜和光线一起向正面的厨房窗口延伸,指向餐厅最重要的核心,北川工作着的厨房。整个餐厅一米二高度以下都是主VI的墨绿色护墙板,仿佛整个餐厅都浸没在墨汁中,只在正对入口的厨房窗口以及窗边的位置拉伸起两个带着壁龛的墨绿盒子,强调盒子框出的视觉中心。一米二以上的墙面采用芥黄的粗糙材质,吸收和反射光线,使整个用餐环境变得更为温暖柔和。精心挑选和定制的饰品看似随意的搁在一米二的腰线平台上。剩余的区域线条简洁,仅仅用色彩、体块和材质的拼接来体现木和墨的主题与细节。

整个餐厅有各种不同的座位配置,适合不同的用餐人数的顾客,最值得一提的是厨房窗口前的“主厨的餐桌”。高桌的设计能让坐在这个桌子上的客人视平线与厨房内工作着的厨师们的视平线同高,透过窗口摆放的北川和合伙人最爱的烹饪书籍,可以观摩烹饪的全过程。餐厅的餐具、软装甚至花艺也延续了INKWOOD的VI配色和空间设计的整体风格,述说食物的层次和情感化学作用,如同北川的糖葫芦,解构的软糯山楂和焦香的蜂巢搭配一勺奶油撒上些糯米纸,是东西文化的交融,是北京童年的记忆,也是北川的缩影。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INKWOOD餐厅

建筑、室内、视觉识别设计八荒设计Studio8

网站:http://studio8-sh.com/

联系方式info@studio8-sh.com

主创建筑师: Shirley Dong (董雪莲), Andrea Maira

项目地址:中国上海市哥伦比亚公园

状态:2018年4月

面积:296平方米

摄影:Rosu罗苏 (www.rosu.top), STUDIO8八荒设计

客户: Inkwood餐厅

合作方:Jose Maria Romero Rubio, Sara Ciribifera, Jason Yang(杨刚)

使用材料concrete水泥, terrazzo水磨石, brass黄铜, wood木

品牌/产品Bentu本土创造, Caozitou草字头

zh_CN简体中文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