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港看建筑」论坛丨在“顽皮的口岸”,以不一样的“语境与语汇”讲述“小小城市的多样可能”

3月18日上午11点,于深圳国际会展中心1号馆 1D19展位,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 x MEFine觅范「陆港看建筑」主题论坛圆满结束,由联合策展人白小白先生主持,与阮文韬、吕达文、张继元、卜骁骏四位前沿建筑师,以各自独特的视野,在“顽皮的口岸”,以不一样的“语境与语汇”讲述“小小城市的多样可能”。

“香港其实很小,但我想通过不同维度 ,

让大家更加了解香港,了解香港的建筑空间设计。”

“大家可能会经常从电影中看到香港,

但在我看来,香港有着不同的一面。

由外向内,去构建城市空间中多样的可能性。”

“在我创业的13年中,

我发现很多城市都要面对建筑如何发展的问题。

就我而言,我们会尝试着向一种垂直叠加密度、或是功能的状态发展。”

如同很多走在建筑行业前沿的设计师一样,吕达文的成长环境同样成为了他设计DNA中的一部分。观察与研判、思考与探究、理论与实践,在建筑设计中,吕达文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什么正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的文化。

 

The You Art Centre, Changde

常德右岸文化艺术中心

 

Vice Versa Houses, Hong Kong

香港元朗丁屋

 

“在香港,60公分内能够轻易找到三种不同功能的区域;1.5米对于一个香港人来说已经足够宽裕;一桥之隔,也许就会有很大的新与旧的差异。”城市的成长中,总会产生一些不同的空间体验,如何运用建筑的设计语言去表达这些不同的体验,表达在成长的城市中,丰富多元的生活。从吕达文的设计作品中,总会发现其对于一座城市的回应与关注,一种对高密度下垂直社区聚落与日常多元尺度空间的演绎。

 

 Shenzhen Long Hua Book City

深圳書城龍華城

“在香港其实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去做那么大的项目,

来内地做设计对于我来说是一份礼物,

这里非常包容,让我们能够好好的构思、分享我们的设计。”

“我们做设计,其实是为了让人能够自在的活动,

所以建筑的本质,就是人活动的空间,是人活动的载体,

但如若你将‘活动’与‘建筑’模糊化,你会发现不一样的效果。”

“我总在想,可不可以用小幽默过一生呢?

一种顽皮的状态去过一生?”

与众多建筑设计师不同,阮文韬幽默、顽皮、叛逆,更像一位“大男孩”。对于他来说,建筑设计不仅仅是空间的设计,更是包含品牌在内的“完全设计”。在阮文韬的设计作品中,空间常常被软化,一个富有调性的空间,常常会让人们的活动变得更“简单”。如何融合人与建筑之间的关系,将严肃的事情轻松化,是阮文韬在设计上一直追寻的目标。

 

Pavilion of Roads

路勁地產企業館

 

King’s Kindergarten

深圳金生幼稚園

 

深圳与香港隔岸相望,但其实“口岸其实是不存在的,是我们的心做了区分,人们自主的去选择生活、发展的地方,这便是建筑的终极状态。”人们选择城市的原因各不相同,是精神状态?亦或是对金钱的追求… …其实没有答案,就好比孟母三迁,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事情,也是阮文韬花费一生来研究的话题。

 

Fish, Cat, Fairyland  Playscape

魚,貓,仙山 2019

“我们的工作是理论与实践并行的,

所以我们常常会探讨建筑之外亦或是建筑之内,两者间的局限性。”

“在雨果的著名的作品《巴黎圣母院》里面有一句话:

书籍会毁掉建筑物。

因为建筑物在过去对人是一个教育的方式,这是我们看到的很重要的图理关系的图。

建筑的平面本身具有一定的文学性,对城市的故事有一定的演说的作用。”

“我们在探讨的更多是建筑的语言性,

他的抽象层面的艺术关系。”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卜骁骏与毕业于库珀联盟的张继元,于2009年创立了时境建筑事务所。从两位高材生设计师的作品中,我们总能发现“艺术的文学性”。“书籍会毁掉建筑物”,在过去,建筑物是一个教育的方式,是图理关系,建筑的平面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文学性,是演绎城市的一种语言。

 

Yingliang Stone Archive

英良石材档案馆

 

Yingliang Ston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

对于卜骁骏与张继元来说,每个设计项目都像一个双城记,既有物质层面的,也有精神层面的,都是从文脉中汲取建筑的语言。他们实践的是城市中存在的各种戏剧化瞬间,是在时间与空间中定义的一个非常微小的、瞬间的城市。

 

Shengnong Industry Museum

圣农博物馆

Q&A对话进行时

 

本次对话主持人

MEFine觅范创始人白小白先生

 

深圳建市40周年,见证了改革开放的迅速发展,摩天大厦拔地而起,香港与内地已然融为一体。论坛尾声,作为MEFine觅范创始人、设计领域资深媒体人的白小白先生,与四位设计师们一起,以圆桌对话的形式,共同探讨内地及整个大湾区当下及未来的建筑行业发展新趋势,建言大湾区设计产业升级。

 

 

 对话 张继元 女士 

 

MEFine觅范:看到您有一段国外的工作经历,那么作为一个出生在中国南方,现居于北京的美籍华人,您觉得国内的发展与您曾在国外工作的环境有什么不同?

张继元:直接可以用一个词来表述,包括这里的整个环境、植物、人文,以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整体是非常令人激动的,而且一派生机。深圳是一个非常包容的城市。有很多年轻的力量,所有人在这里的状态,就是年轻。不管他的实际年龄是多少,他的心理年龄就是处于年轻的状态,永远是开放包容,允许创造,允许批判性的解读,对我们已有的这些文脉,以及允许所有的创造性的假设,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

 

这边的执行能力也非常的强,整个工业体系也非常的完善。我们看到现在国外很多先进的项目,我们再看他的生产地其实是在深圳,项目整个主体也许都是在深圳组装的。所以我们觉得深圳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城市,我们在深圳正在做一个新的剧场,叫做“未来剧场”,只有深圳这样的城市才允许这样的新的文脉在这里落地。所以我们可以说一句“感谢深圳”。

 

 对话 卜骁骏 先生 

 

MEFine觅范:卜老师您是北方人,清华毕业的高材生,也同样有海外经历,您有很多机会留在国外,为什么想要回到中国来发展呢?

卜骁骏:在我出国之前,大概在2003年,那时候北京的四大建筑全部花落外国人之手,鸟巢、水立方,包括CCTV,当时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就非常的好奇,到底为什么,这样的事一而再的出现,当然现在也存在,但是当时就年轻力胜,一定要出去看一看。当时我出去的目的就是要回来,后来也把张老师拉回来了嘛,确实我们的机会、沃土,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非常适合年轻的建筑师的。

 

 

 对话 吕达文 先生 

 

MEFine觅范:吕达文先生已经是在深圳有自己的事务所,您应该来这里有大概十年了,相信您也见证了深圳近几年的发展。那么,您作为一个香港人,曾经也是有海外留学经历,来到内地,透过您的视角,您觉得深圳这几年的变化给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吕达文:这次来到深圳使我忽然回想起2007年的时候。那时我拿着一个背包,一台手提电脑,来到八卦岭的一个工业区,那里是生产服装和印刷的工厂,我借用了朋友的一个办公室工作,有点像现在的联合办公。到了晚上十点钟,我突然往街上一看,街上有几百号人在,是那个厂房里面刚刚加完班的工人们。那时的拼搏精神,让我蛮感动和震撼的。那个时候我就发现这个城市真的很有活力,很有希望。

 

这十多年,深圳已然跳跃成为了在基础建设、建筑、科技便利性上都是非常超前的城市。

 

现在你会发现另外一种活力,之前是有很多的生产力量,而现在在城市里面,你会发现很多各式各样的因为创意力量而兴起的小店铺,或者是小工作室。深圳可能还是会有一些工业生产,但是慢慢的在向外围转移,比如说东莞等城市。市中心似乎成为了创意力量聚集的、新的多元化中心,这是我觉得深圳变化大的一点。

 

我跟文韬一直想做一个事情,也一直在做。我们看到卜老师、张老师,还有很多内地的建筑师,真的是太厉害了,能创造出很多不同的建筑。能够让更多的香港建筑师看到和知道内地的建筑师已经达到了不同的层次,也希望他们来这边,能够发挥创意。

 

我跟文韬来深圳还有一个原因,不是说香港不好,而是香港的社会制度让我们有比较多的局限性,政府的项目其实是不开放的,不会开放给建筑师做的。私人业主呢,又不像卜老师一样,有很漂亮的石材甲方,在设计中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展示。香港已经没有这样的工业企业了,可能比较多的是餐饮类,服务类的。所以慢慢的香港在发生另外一种转变,深圳现在的转变是很健康的,未来的十多二十年还有我们创新发挥的余地和空间。

 

 

 

 对话 阮文韬 先生 

 

MEFine觅范:阮文韬先生您在香港肯定是像超级明星一样的存在,这两年到内地,能看到您永远是遵从于快乐本身,并且从“人”出发。那么从您的角度来看,您觉得内地是怎样一个变化?

阮文韬:内地的包容性是很大的,但是很多地方的文化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我觉得包容不重要,制度是很重要的,你会不会去守法律,会不会遵守一些游戏的规则,才是好的设计建筑的逻辑。我们在美国,其实我也在美国生活过,时间很短,也在英国剑桥生活过,美国也有很多不同的,比如美国东岸跟西岸也有不同。

 

香港是中国一部分,香港也有自己的文化和法律,这根本是另外一个系统。你去人家的地方,要理解人家的事儿。所以我们那个时候也很纠结,为什么选深圳呢?当然深圳跟香港的距离有关系,但是也是最接近我们的语境,也是最遵守我们游戏规则的一个地域。

 

我觉得就像是一种文化的积累,比如卜骁骏先生和张继元女士,他们做的那个项目,就很有自己的语言。你去到另外一个地方,就要尊重那个地方的语言,同样我们来了深圳,我们要尊重这个地方的语言。所以我觉得包容的不是城市,而是我们自己。建筑师就是这样,你不能让城市迁就你,你要迁就他。

 

不过在我看来,深圳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城市,也有制度。我们都是年轻人嘛,都是差不多年纪的,30尾、40头。我们代表的是不同的思想境界,我们小时候看到的文化都是日本的,也有很多香港的,也是很开放的。我觉得其他的城市也需要越来越像深圳这样包容?或者是越来越差异化?

MEFine觅范:感谢各位设计师们的精彩分享,深圳目前刚好是在大湾区的示范区,但是我相信深圳会越来越好,大湾区的建设机会也越来越多,给予所有的内地和香港的设计师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多。

 

除了「陆港看建筑」论坛外,本次MEFine觅范携手深圳设计时尚家居设计周,于1号馆还推出了3场主题沙龙,与各设计行业的先锋人物就生活艺术及设计的多个热门议题进行共同探讨和分享。

1号馆“设计灵感基地·设计建材”特邀吕达文和阮文韬两位设计创意和新材料创意高手共同策展。以设计思维玩转材料应用,点燃设计灵感。本次联合策展几乎囊括了当下市场上最新的设计材料,以此为主线,两位老师以建筑师的视角,将新材料融入到各自的设计创意中,通过场景化、创意性及启发性的展陈方式,让新材料与建筑、空间及家具等产生链接,更直观呈现出其应用形态,能够让观展者深度体验,衍生出材料与生活的无限可能性。

 

建构·新知

 

建构·新知

策展:吕达文

 

超物理协奏曲

 

超物理协奏曲

策展:阮文韬

 

17日,MEFine觅范邀请到吕达文、杨洋、陈泽涛、饭岛直树四位设计师带来以「远行而归」为主题的设计沙龙,基于热爱,由心出发,以可持续发展趋势,共同探讨后疫情时代——建筑师们「远行」后的「归来」。

19日,MEFine觅范x深圳时尚家居周以「创而知新」主题沙龙圆满结束,由阮文韬、高若愚、陈贤栋、郑凌、吉本大史五位设计师,从材料的功能、美学、人文、生态可持续和思维方式的多元多维度出发,共同畅所材料在建筑和空间中的匠心运用。

20日, 以「给空间赋予感知」主题沙龙完美收官!阮文韬、高少康、吴林寿、沈驰、李甫、冯国安六位设计师,从空间与人之间的关系出发,共同赋予空间感知。

找设计、看趋势、听论坛、见未来,立足于家居产业优势,聚焦国际化高端家具品牌,MEFine觅范力求发掘和孵化全球优秀设计人才,让设计有效转化,为产业赋能。MEFine觅范期待明年与您深圳再见!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