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皮杜永久收藏个展丨MAD X

MAD X:巴黎的陌生人

俯瞰巴黎@MAD事务所

 

凡是和巴黎发生一点关系的事,都会引人关注。如果不算法国大革命那个惊天动地的时代,20世纪最有名的事件就是艺术和时尚了。电影节和时装秀是最吸引大众媒体的活动,因为它是动态的,而建筑就有点吃亏,它不太容易让观众兴奋。可是最近有件事情不大不小,对中国人来说,还是挺重要和挺荣誉的。那就是,中国一家独立建筑师事务所的10个项目的12个模型被蓬皮杜文化中心所收藏并展出。

展览简介

 

展览同名书籍《MAD X》

 

我曾经在1990年代看到过蓬皮杜文化中心收藏过日本建筑师的模型,比如新陈代谢派的黑川纪章、矶崎新以及丹下健三等。那种羡慕的同时,随之而来的就是想中国建筑师的模型什么时候会被收藏?中国建筑界最喜欢比较一下的对象国是日本,日本确实在建筑设计的平均值上比中国强,这指的是他们的曝光率和被西方的认知度。我想,不只是马岩松的MAD,其他的中国建筑师和独立建筑事务所都知道,这是现实。但是MAD与其他建筑师以及事务所不同的地方是,他在战略上的打法是很独特的,马岩松知道中日两国建筑师,说白了就是七零后之间的强弱之势。

梦露大厦(加拿大密西沙加)

 

梦露大厦(加拿大密西沙加)

 

朝阳公园广场(北京朝阳)

 

朝阳公园广场(北京朝阳)

 

展览中的马岩松@MAD 事务所

 

确实,日本建筑师在赢得国际建筑项目方面比中国容易,而MAD靠什么?他靠不放过一次机会,最小的机会采用最大的争取姿态,这就是马岩松和MAD长年一惯的策略。为了能在巴黎获得一个住宅项目设计,马岩松就直接飞过去敲开官员的门。人们常常会把机会给予一位闯入进来的陌生人,有了一个法国住宅的小小国际投标,就有了参与改造巴黎垃圾楼的参赛机会,再就是大型国家级公共项目的邀请参赛,之后的事就指日可待了。

四叶草之家(日本爱知县冈崎)

 

这次在巴黎的展出,周期为一年。每年有着2800万观光客的大巴黎,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光顾这个收藏展,当我在开幕式一个月之后再次光顾时,还是那样,既有欧洲面孔也有亚洲面孔。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美国洛杉矶)

 

纽约东34街公寓(美国纽约)

 

纽约东34街公寓(美国纽约)

 

建筑大师让·努维尔参观展览@MAD建筑事务所

 

艺术家黄永砯参观展览©MAD 事务所

 

MAD经过15年的奋斗,从中国一家有三位合伙人的独立建筑师事务所,成长为国际建筑事务所已经是确定无疑了。

哈尔滨大剧院(中国哈尔滨)

 

哈尔滨大剧院(中国哈尔滨)

 

平潭艺术博物馆(中国平潭)

 

平潭艺术博物馆(中国平潭)

 

X是展出十个项目的意思,也有这个代表未来以及不确定的含义,在这里可以理解为向着未来新的出发。

马岩松在微博上发了一组九宫格图片,其中一张有鄙人,说是老朋友,那么我们到底有多老?现在可以说点过去的故事。

中国企业家论坛会议中心(中国亚布力)

 

中国企业家论坛会议中心(中国亚布力)

 

南京证大喜马拉雅中心(中国南京)

 

南京证大喜马拉雅中心(中国南京)

 

A+U中文主编马卫东与建筑评论家方振宁©MAD 事务所

 

我和小马是网上认识的,那是1999年,我还在日本客居,一直通过网络了解中国的建筑事情。他那时在美国参加了一个中国网络的设计比赛,他设计的一个网上酒吧,由于其新颖的手法和前所未有的数字化设计,获得主办方far2000的青睐而获大奖。我那时关注的是世界的数字化设计趋势,对马岩松的设计很在意,也在我主编的建筑杂志上单独介绍。

我们真正见面是在纽约,也是911发生的前一周。当时他刚入学耶鲁大学研究生,我们约好在纽黑文的耶鲁大学建筑学院见面。他带我在耶鲁和这个小城转了一天,这就是我们的初次见面。那时他带我去看他即将开学的教室和桌上配给他使用的台式电脑,我们就此有了一张合影,这张照片已经就是历史的证明,命运从此开始。

UNIC(法国巴黎)

 

UNIC(法国巴黎)

 

与舞蹈艺术家沈伟合影© MAD事务所

 

在美国,在中国,在欧洲一直做着建筑梦想的人,于是梦想成真,巴黎来了一位陌生人。

© MAD事务所

 

这个展览是蓬皮杜文化中心收藏的最年轻的建筑师的作品,是根据什么标准来评判是否值得收藏?标准就是他需要反应那个时代的建筑特征。MAD被选中是和他这么多年来的知名度有关,特别是美国卢卡斯叙事博物馆的中标是一次重锤。蓬皮杜文化中心的策展方认为,一旦这座建筑竣工,那将是一条爆炸性的事件,由此可见,法国人是先下手为强。这是世界建筑界的策略还是争夺资源呢?中国建筑设计成了香饽饽。

这个展览不大,但来了不少有身份的人,除了策展人和馆长之外就是在MAD成长过程中给以一臂之力的中外好友。馆长穿的就是和一个普通的市民一样,马岩松差点没认出来他,如果不是合伙人党群提醒,那个人就是去过咱们事务所的蓬皮杜馆长,赶紧去打个招呼啊,否则这馆长没准准备回家了。

MAD合伙人及蓬皮杜馆长Bernard Blistine

 

这是一个没有人说开幕的开幕,就这样,一个陌生的北京男人来到巴黎登场了。

 

2019

在东京飞往波士顿空中

 

zh_CN简体中文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