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前 而立之时」设计论坛圆满结束,来年再会!

中国内销型家具展的标杆盛会“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暨第35届深圳国际家具展”完美落幕。

32万㎡的展馆内,7大主题、700+参展商、200+论坛让为期4天的活动大放异彩,更是成为疫情后观展人数突破20万次的首个大型家居展览。

在当下这个设计时代,80后设计师已逐渐成为行业的中流砥柱,MEFine觅范作为传播设计、艺术、时尚、生活方式的新媒体平台,一直以来以致力于深度挖掘设计行业的中坚力量、探讨未来设计走向作为平台的传播宗旨。

“不惑之前,而立之时”论坛围绕正值“而立之年”的80后设计主力群体展开,从行业现状到未来发展趋势,再到如何与后起之秀的年轻设计师产生链接等多维度来展开设计热点话题的探讨。

年轻设计师正在成为行业中坚力量

 

MEFine觅范创始人白永杰作为此次论坛的开场发言人,讲述了MEFine的创业初衷以及平台从创立初期乃至今后始终坚持的传播使命

在谈及论坛主题的时候,他表示:“80后、90后设计师正在日渐成为推动整个设计行业升级的开拓者。希望在未来,中国的设计市场会越来越坚持设计的原创性、尊重设计师个人的DNA,期盼优秀而富有积极意义的作品有朝一日可以遍地开花。”

 

一件作品无需表达过度

陈福荣

 Chen Furong

论坛主题“不惑之前,而立之时”刚好呼应正在经历“而立之年”的产品设计师陈福荣,他以此分享了自己的设计从坚持“克制与理性”到如今逐渐走向“轻松且具有包容性”的整个历程。“想要创造更多无时间性的作品”也正是他所追求的设计目标。

在国内的灯具设计行业还处于低关注度、高门槛的的阶段时,陈福荣刚刚步入该领域。从极简主义和抽象主义的设计大师身上,他体会到了设计最纯粹的状态是呈现本质。考虑用材、工艺、功能等基础要素,就是倾听使用者最真实的体验和感受,这样的设计思维一直在影响着他。

他擅长将复杂的结构和构思隐藏在细节之中,也不吝于从身边的朋友们身上学习和吸取创作灵感。在创立工作室Chen Furong Studio的时候他希望品牌在表达自己的想法、审美和对设计的理解的同时,能通过理念的输出和大众建立交流。

不固步自封,时常找寻优秀的导演、音乐人、或平面设计师进行思想碰撞是他所坚持的学习和进步的方式。“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一个程序,或一个空白的移动硬盘,随着不断植入新的事物逐步融合成全新的自我。”他说道。

从2014年成立个人设计师品牌WUU,到去年成立Chen Furong Studio,他在尝试以经营者的身份回归设计师的身份。他认为在中国设计师是一个会走弯路的职业,设计历史短暂而没什么前车之鉴,但这也正是他想以百分百的精力回归设计的原因。在“而立之年”,重新上路接受挑战。

 

创造有幸福感的建筑

阮文韬 

 Manfred Yuen

GROUNDWORK元新建城创始人

论坛中,阮文韬先生以幽默风趣的方式向我们阐述了他对于建筑学的独到见解。“我们做的不是建筑物,而是运用建筑学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幸福感。”他以“鱼缸”、“鱼”与“水”的比喻来形容建筑师、建筑与人的关系。

建筑师所要承担的责任更多的是要运用建筑学的理念,探索空间所包涵的人文精神内涵。“人与建筑空间的关系,就像鱼与鱼缸。鱼离不开干净的水,但不论鱼缸多好看,只有鱼缸的水干净才能养鱼,但现在很多建筑只是好看的鱼缸,却不适合鱼的生存。”

”就像众多的卡通人物形象,人们一看到它们便觉得快乐。“在他的设计作品中,史努比、龙猫、鱼与鲲鹏等形象元素都成为灵感迸发的源头。

“软体建筑”所带来的快乐无论是大人还是孩童都令人沉浸在快乐的海洋之中,这也是设计师所倡导“快乐建筑”理念的魅力所在。同时他还给大家安利了一部名为《Fitzcarraldo》的电影,对他的建筑设计生涯有很大启发性。

 

“不惑之前,而立之时”

 对话进行时

在瞬息万变的时代背景下,迸发朝气与活力的年轻创意领军者虽面对不同的创作领域、各自发力,却指向共同的底层逻辑,即“以人为本,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设计”。

CCD软装艺术总监刘奕辰作为室内设计行业的先锋设计者,本次跨界成为MEFine特约对话主持,在他幽默自如的主持之下与嘉宾GROUNDWORK元新建城创始人阮文韬 、Chen Furong Design Studio创始人、产品设计师陈福荣、著名雕塑艺术家懒龙艺术创始人黄玉龙的精彩对话中,一同探讨设计的核心价值。

 

建筑设计师

阮文韬

在我们所处的网络讯息爆炸与发达的科技的加持之下,作为设计师更要贯彻“设计服务于人”的理念,从而去探寻设计更深层次的人文精神内涵。毕竟,设计的初衷始终围绕着“人”而展开。

“希望我们做的事能够让大家有感染力或者是直接为了社会服务,因为这一点是不可以在未来取代的,建筑师还必须保持为大众、老百姓服务的功能,所以无论你是2000年前建万里长城的建筑师、建鸟巢的建筑师或者是现在的建筑师,虽然我们的角色在变,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应该为了大众而服务。”阮文韬如是说。

 

 产品设计师

陈福荣 

作为新一代设计师的陈福荣始终追寻着设计作品中那种极简主义所带来的纯碎的诗意表达。在与品牌的合作中,他也在不断的打磨着自己的设计。他笑称,“优秀的品牌必定有着深厚的文化积累,这也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

他还指出在家居设计领域高频的被模仿山寨和被抄袭的情况,是我们现在社会高速发展的必经阶段,社会很大,我们很难通过微小的力量做什么改变,只能在我们自己的本身中磨砺更好的作品。

“我是带着很虔诚的状态在从事我的职业工作,我现在才走了十年不到,所以我还有好长的路要走,我对未来自我的期望会特别兴奋,因为我看到很多优秀的人到了80岁、90岁都还在创作,他们的作品又那么棒,我还有很多空间可以提升。”

 

雕塑艺术家

黄玉龙

作为本次论坛中的唯一一名艺术家,黄玉龙认为:“无论艺术家还是设计师,其作品的风格必定与他生活经历有莫大的关联。” 在谈到对于当今大火的城市公共艺术,他则认为不要为了公共艺术的形式而非单一的具象的“庞然大物”,它可以是一束光,一种声音…可以是一种柔和而不破坏城市本身美感的形式而存在。

作为一名艺术创作者,黄玉龙鼓励大家运用逆向思维的方式去创作,同时在毫不犹豫的针砭了如今层出不穷的“山寨抄袭”现象,并一针见血地指出支持作品原创性是我们每个人不余遗力地要坚守的底线。

“作为中国第一波接触所谓的街头文化的80后,在景德镇陶瓷大学的学习生涯使很受传统陶瓷元素的熏陶,这与我内心中追求个性与叛逆的内心自然地融合于一体,正如我所创作的艺术雕塑所示,其糅合了多元化的元素,但是每一个形体又是纯中国东方文化的内核的体现。”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