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万科翡翠公园会所丨于舍 YU STUDIO

每个设计师和设计的关系,都有着不同的层面和深度,但最后总要回归初心:不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出发。

从‘空间易想’到‘于舍’,一个是而立之年的蓬勃憧憬,一个是年至不惑的温稳和解,不管哪个阶段似乎都绕不开对‘我是谁?’的求索。于昭说,现在的答案是:他和设计是平等的。

安坐在茶席前,看茶汤从杯盏中倾出,划过一道柔柔的弧,随即弥散的清香四溢。他开始对 Designwire 谈起重庆万科翡翠公园,那处予人以匠心音乐、传承艺术触动人心的所在。仿佛远处的空间与眼前弄茶的景致合而为一。

“设计不是一种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质的感觉能力和洞察能力,我特别反对把它风格化。”

 

故不去的城

重庆地处两江交汇,山势崎岖,地形造就了城市的性格。第一次到重庆差不多是20 年前,湿滑的台阶、江上流动的雾和烟、路边火锅麻没了脸。

对于生活在平原的我来说,一切是新鲜和冲动的。夜的魅力是看不透,那种神秘的异域感也埋在了记忆中。

过了许多年,城市的样子渐渐的模糊了,被灰色的高层城市建筑覆盖……而记忆中的那座城也被埋了起来。

旧时的“堂会”是个服务于权贵的”雅事”。在万科“瑧”系列第一个产品-《瑧山府》的设计思考中,同建筑师任治国一同提出了这个概念,取“堂会”之意,围绕一个内向的庭院展开建筑逻辑,试图在社区会所内形成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并取得了理想的成果。

相似的理念从深圳来到重庆,“堂会”2.0 的版本应该会有不一样的呈现。

“竹文化”是传统中国的气节表达,重庆又盛产竹子,在这个设计开始之初,很自然就想到了以竹子为媒介贯穿空间始终,来构筑内心故不去的那座城。重庆变了,竹子没变。

去年晚些时候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名字叫《逝去的技艺》主要讲述了关于重庆黔江的“老篾匠”生活日常,和正在被现代生活所逐渐遗忘的技术——篾编。于是就萌生了一个想法,找到这些老艺人,来构建一个新的设计。四川、贵州等地的竹编技术是很发达的,就地取材,同时符合当地的生活习惯和气候特点。

传统的手工艺,曾经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部分,现代工业化生产所带来便利和廉价的同时也带来了副作用。

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地域文化特点逐渐消失,不同的城市长成同一个模样,生活也变成了相似的单调且乏味起来。

好吃的街边风味摊儿,搬进了 ShopingMall,便失去了原有的滋味,这一点当下重庆是很突出的。年轻的一代一味追求现代、摩登,反而觉得生活无聊,然而生活本身却要复杂和精致的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想“手艺”和“手工”的概念还会重新回到我们的生命中来,重新赢回相应的尊重。在这一点上,日本人做的一直比我们强,他们所谓的“工匠精神”在我看来是一种对生命的尊重,和对待生活的认真态度。

 

 欲望城市

整个策展是由三个部分组成,分别是“逝去的记忆”、“欲望城市”、“生活的温度”,分别记述了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理念来源:江边渔女抛撒出渔网的一瞬间

连续的 3 个矩形空间串联形成一种理性的秩序,每一个立方体的四面都有一个椭圆形开口,宛若女性曲线的拱形构造相互连接,彼此照映呈现四面镜像的虚空,当人在其间穿行时,会感受到空间边界的虚无感。

中间展厅的上空悬挂的巨大渔网,如水母般浮游于空中。以当代艺术手法呈现重庆独特的地域文化,似江边渔女抛撒出渔网的那一瞬间,内心充满收获的渴望。以观者的心态,正待收获之心及憧憬生活美好。

欲望对渝人而言,是内心蕴藏的对精神品质的追求,将传统文化带入城市,在高密度快节奏的区域,重构人和环境的共生关系。同下方的沙盘模型一起,构成“欲望城市”的画面。“欲望城市”便是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相容相生所衍出的渴望。

“城市最美的那一段,希望总是因为万科!”我想这也许正是万科对于城市建造的一种态度和理想。

 生活的温度

现代人的生活太过舒适,无论生活在哪座城市、哪个季节、哪个时空几乎都会恒温在了 22 度。“温度”其实是种挺高级的感受,前清的帝王们在炎热的夏季,为了追求适宜的温度,选择跋涉几百公里到“避暑山庄”。

在没有空调的时代,入夏的记忆是从母亲在床单上铺开一席竹席开始的。夜的空气依旧炎热,但竹子的清凉,透过皮肤沁到心里,也就能安然入睡了。

随着生活的忙碌,“温度”慢慢变成了“奢侈品”,如冬天的冰雪,春日的凉风。

 

重庆的热度是闻名的。竹子也正好能带着清凉的感觉,设计灵感围绕着竹和编织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展开了,由内向外在建筑外立面上漫延开去,如同温度在金属上的传导。

 

“宇哥”

对于竹子性格的了解,估计没有人能比石大宇先生多了。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竹痴”。我同他私交甚好,总称呼其宇哥来的熟络,宇哥的作品如人品,是高度一致的。

事总是有凑巧,起先我只是知道他祖籍是重庆,就抱着模型去找他;后来才了解到他家祖屋也就在江北区,距离项目地不远。我便邀请宇哥为项目设计一个装置,他很开心接受了我的邀请设计了构筑体中心的竹灯,并且帮助我找到了竹编的老师傅,在项目进程中给予我很大的支持。

石大宇的设计作品:“椅优弦”曾获得 2017 年德国联邦设计 Special Mention 奖,这款家具很适合重庆的悠闲,正好作为此次项目最重要的展品之一。会所空间装置是整个设计难度最高的。装置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跨度达到 12米的拱形构筑体,是用现代的复合竹木工艺制作而成,竹材本身经过破开、去皮、胶合和压制的过程,将竹子的原本形态彻底改变呈现工业化规矩的形态,通过裁剪拼接做出非常轻盈的结构体。

中心的竹编灯罩则是第二部分,则是完全用中国传统的手工编织工艺来体现,灯罩高约 3 米,中心主体的结构部分是由一整根竹子破开而来,形成“纬线”的部分,而“经线”则是用不同粗细的竹篾一层层盘开,基本上达到了材料工艺的极限。

中国人编竹子的方法是利用竹纤维的自然形态及韧性来组织结构的,充分还原了“道法自然”。两种形态的“竹性”呈现出的不同哲学观和方法论都很有趣。

 

 音乐与空间

空间是需要有灵性的,当空间在脑海中搭建完成之后,一个新的念头又萌生了,整个设计需要一个更完整的线索。烟雾是江的一部分,模糊了边界山的影踪,我希望用一段音乐来贯穿其中。

我的老朋友讴歌是著名的音乐人,也是我最欣赏的中国吉他手。94 年在香港红磡他用一把吉他撑住了“魔岩三杰”的场,后曾多次应邀为多部电影操刀主题音乐。从空间的角度出发来创作一段音乐,当他听到我这个想法的时候,一下就来了兴趣。

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聊了重庆的风土,对“竹性”的理解,以及从年轻的躁动到中年的平和,穿越了时间。

设计与音乐之间很多感悟却是相通的,在音乐的最后一章中,特别挑选了一把 lowden 的手工吉他来录制。这把吉他的特点是整体音色现代明亮中,带有一些古典尼龙弦的音色,和我的设计观最为贴切。

 “翠玲珑”

在项目进程中总是会发生一些趣事,景观的设计师是创翌善策的周维,他的国学造诣在设计圈中是闻名的。中心庭院的景观一直是我很关心的部分,因为整个的设计逻辑是围绕着院落而展开的,恰逢“枯木怪石图”估出了天价,周维就从苏东坡那儿找到了灵感。

三棵日本泊来的“罗汉松”,几乎用尽景观设计的所有预算。故此,在会所前广场的设计上能用的植物就只能是毛竹了,现场这般偶得,倒使建筑、景观、室内高度一致了。

起先为“翡翠公园”这个项目创作的音乐名是“翡翠玲珑”,周维建议去掉一个“翡”字,最后得名–“翠玲珑”。

 

项目名称:重庆万科翡翠公园会所
项目地址:重庆万科
完成时间:2018 年 12 月
项目规模:2882 ㎡
室内设计:于舍 YU STUDIO
艺术总监:于昭
室内设计团队:吕臻、唐亚兰
软装实施团队:王玥、吕晶、吕燕敏
建筑设计:上海日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园林设计:北京创翌善策景观设计有限公司
灯光设计:北京八番竹照明设计有限公司
室内摄影:王厅
视频制作:汪家京

 

于昭,中国著名室内设计师,于舍 YU STUDIO 创始人,艺术总监,当代艺术收藏者,赛车手。作品不拘一格,注重空间的趣味性和艺术情感的注入,作品具有鲜明的当代性,并融入传统文化、当代艺术、地域特点等基因。 于 2017 年深圳万科“瑧湾汇”项目正式提出“当代艺术设计观”。

 

zh_CN简体中文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